相关文章

广东校服要体现家长和学生意愿 你的校服谁做主

来源网址:

  2015年,广州市第二届中小学校服设计大赛总决赛上,学生模特展示校服风采 陈秋明摄(资料图片)

  让校服获得最大公约数,是条蜿蜒难行的路

  一说“校服”,人们总爱用“笑服”来描述,关于校服的话题,一直就没有从舆论中心淡出过。每当出现与款式或质量相关的“丑校服”、“毒校服”事件时,校服都让人“哭不得、笑不出”。

  最近,一个由广东省教育厅、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和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联合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又将“校服”推到了“风口浪尖”。

  这次将校服推上“头条”的原因,是《意见》指出,自2017年4月7日起,对现行校服选用公开招标模式进行制度设计,充分体现家长和学生意愿,以实现“一校一款”目标。这一次,广东省是把“想穿什么样的校服的决定权”,交给了中小学生及其家长。

  此消息一出,又引来各种评述。学生真的可以穿上心水校服了吗?一校之服究竟如何产生?这放出的“决定权”真的好用吗?

  如何让校服——这个在校园流动的风景熠熠生辉、获得最大公约数,是一条蜿蜒难行的路。

  文/记者 刘云

  难行一

  虽为服装,承担的教育功能却不一般

  学生穿校服,似乎天经地义,这也是人们讨论有关校服问题谁做主的基本设定。可问题来了:学生为什么要穿校服?

  学校让学生穿统一样式服装的习惯,最早起源于欧洲。校服当时的功能为:规范管理,体现学校形象。所以,一般在重大学校活动中,学校会要求学生统一着装。

  当新中国成立后,校服在国内60多年的发展也走过了五十年代缺乏特定校服、六七十年代以旧军装替代校服、八十年代校服重新出现、九十年代口袋校服一统天下等历史阶段,如今,二十一世纪的学生们活在的可谓是“百花齐放的校服时代”了。

  以广东为例,深圳市中小学采取的是一市一服。顺德市采取的是一区一服。在广州,基本上是一校一服;但越秀区为小学统一款式;番禺区则以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分学段来统一款式。

  在如此缤纷的校服画面中,其功能是不是从最早的单一需求变得多元了呢?记者在采访了数位学校校长、家长和教育人士后,获得的信息是“并没有”。

  校服功能一为规范学生行为。“学生穿上校服,会时刻提醒自己要遵守纪律,注意言行,维护自身和学校形象。”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严钦熙说。功能二为减少攀比行为。“穿校服能避免孩子在穿着上的攀比,减少学生间因家庭贫富不均而产生的歧视与偏见。”铁一小三年级学生家长梁女士如是认为。功能三是反映学校文化。“一看那身绿色青蛙装,就是一道代表执信百年名校文化底蕴的风景线。”广州执信中学高二学生家长田女士告诉记者。功能四是方便学生行动。“与穿着没有弹力的礼仪校服比,还是运动装最方便。”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培训与研究院廖文博士说。

  以上表述,虽不是学术意义上的校服功能论述,却已经代表了众口难调下较为一致的声音。从中我们不难发现:校服体现的是集体意识,而非个体意识;校服倾向的是学校意愿,而非学生意愿。

  乍一看,一校之服,与一些教育重点工作相比,犯不着使上“兴师动众”的力气;可细深究,因为校服的常态性、泛化性、时代性,它在教育过程中承担着非一般的功能。因此,校服也被称为“隐形的教育资源”。